白小姐中特网生活幽默

中国力量华为底气——任正非 「呱呱财经出品」

ʱ䣺2019-10-09

  5月21日8点45分,任正非在深圳华为总部接受了央视记者的采访。他穿着靛蓝色休闲西装,白色衬衣,顶着额头突出的抬头纹,带着笑容走到了众多记者面前。他坐了下来对记者说:时间还早,随便聊聊。

  原定 1 个半小时访谈在这位70岁的老人的侃侃而谈下延长到2个半小时。在这个访谈中,任正非有问必答,内容包括了婚姻、家庭、孩子等话题。采访结束后,任正非跟每个媒体人握手,并满足了大家一一合影的愿望。

  在这个媒体见面会上,任正非展现出许多令人钦佩之处,其中之一就是即便泰山压顶,他依然保持开放心态。他说:我们非常感谢美国企业,他们为我们作出了很多贡献,我们的很多顾问来自 IBM 等美国企业。大家要骂就骂美国政客,这不关美国企业什么事情。”

  在谈到用户应该用苹果手机,还是用华为手机的问题上任正非说:我们家人现在还在用苹果手机,苹果的生态很好,家人出国我还送他们苹果电脑,不能狭隘地认为爱华为就用华为手机。

  事实上,任正非能够拥有如此豁达的态度和他的家庭成长不无关系,那么,我们今天就来探究一下这位年过7旬,但仍然执掌中国最大通信企业者的传奇一生。

  1944年,任正非出生于贵州安顺的一个贫困山区,那里靠近黄果树瀑布,他的父母都是乡村中学的教师,家里还有兄妹6个人,9口人的家庭依靠父母的微薄收入维持生活。不仅如此,父亲还要接济老家的亲眷,因此日子过得非常清苦。

  任正非虽然家在偏远山区,但父亲却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知识分子,他的爷爷是浙江一个做火腿的师傅,除了任正非的父亲,家里其余的任何一个兄弟都没有读过书。后来他的父亲去北京上大学,但由于爷爷和奶奶相继病逝,任正非的爸爸只能辍学回家,而那时只差一年他就可以毕业。命运的辗转,让他的一家流落到贵州,而让子女能够接受教育是任正非父亲最大的信念。

  为了让几个子女都能读书,任正非的父母绞尽脑汁,每个子女每学期都要交2-3元的学费,为了凑足这笔钱,他的妈妈就到处向人去借,但常常走了几家都未能借到。

  当时,为了家里每个人都能活下去,家里实施了严格的分饭制,控制所有人的饭量,保证每个人能维持生命。快到高考的时候,任正非在家复习功课,饿的实在受不了,就用米糠和菜合一下,然后烙着吃。那时他家的粮食都在瓦缸里,瓦岗放在柜子里,但他家连一把给柜子上锁的锁头都没有,按说随便进去抓一把完全没问题,但任正非从来不这么做,因为他知道如果他抓了一把,结果就会有一两个弟妹活不下来。

  但他的爸爸看在了眼里,在高考的最后3个月,他让任正非的妈妈每天早上塞给他一个小小的玉米饼,后来任正非说如果不是那个玉米饼,他可能都考不上大学,而这个玉米饼,是从父母和弟妹的口中抠出来的。

  1963年,任正非考上了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在那时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为此任正非的妈妈送了他两件衬衫,但任正非根本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有了就意味着弟弟妹妹更难了。

  上学需要带被子,这也把任正非一家愁坏了,他的妈妈最后只能捡了学校毕业生丢弃的几床破被单缝缝补补,洗干净给任正非带上,而这条被单,陪伴任正非走过了5年的大学时光。

  在任正非上大学的时候,正好赶上文革,因为父亲是学校的校长,全家“靠边站”。为此他从重庆坐火车回家看望父母,没有钱买车票,他就扒火车,后来被车上的管理人员发现,他说他补票,但那个管理人员根本不和他讲理,说补票也不行,硬是把他推下了火车。

  回家不敢直接在父母工作的城市下火车,怕被认出是中学校长的儿子。他就提前几站下车,硬是步行了十几公里走回家。

  半夜回到家以后,他的父母没有露出半点喜悦,而是让他第二天一早就赶紧走,因为父母怕任正非受到牵连影响前途。

  第二天一早,他的爸爸脱下他的旧皮鞋送给了任正非,他说“记住,知识就是力量,别人不学你要学,不要随大流。”“以后,有能力要帮助弟妹。”

  正是在这样的重托之下,任正非在此后的大学期间学习格外认真,功课门门都是最高分。可以说,任正非后来处事表现出来的坚韧,和从小的家庭环境不无关系。

  大学毕业后任正非当上了建筑兵。那时法国一家公司向东北辽阳市出售了一化纤成套设备,这是任正非当兵后接手的第一个工程。从这个工程开始一直到建完生产任正非才离开。

  1983年国家开始了百万大裁兵,任正非从部队以团副的身份转业,来到成为改革试验田的深圳,在当时深圳最好的企业之一—南油集团下面的一家电子公司任副总经理。

  但那时家里拮据的状况依然没有改变,任正非一家和父母,侄子住在一间十多平米的小屋子里,在阳台上做饭,为了节约钱母亲只能买死鱼死虾,晚上买便宜的蔬菜和西瓜。而恰在这个时候,任正非走到了他人生中的低谷。那时,他44岁。

  任正非经手的一笔生意被人坑了,导致200万的货款根本收不回来,那时候内地的月工资还平均不到100元,200万对整个公司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他恳求南油集团能够保住他的饭碗,但是却被拒绝,饭碗保不住了,安逸的日子似乎结束了。

  而正在此时,他的家庭也出了问题,他的妻子那时候已经进入了南油集团的领导层,而任正非所在的公司却连年亏损没什么油水,加上父母与弟妹和他们同住所产生的家庭压力,www.820905.com。最终这个家庭解体了。

  处在人到中年不如狗时期的任正非,没有时间怀忧丧志,硬汉的性格再次展现出来,他选择了下海创办华为。可以说,创业之初的任正非并没有太多的理想主义色彩,仅仅是为了糊口提高家人的生活品质而奋斗,这是一个扛着压力向前,被逼无奈的创业故事。甚至还带着悲情的色彩。

  创业之初,任正非利用深圳的便利优势,从香港进口产品到内地,用来赚取差价,他不仅代理过香港的交换机,也代理过饲料生意,这些对于任正非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只要能利用信息优势赚钱都是一样的。

  不过,经过几年的磨练,敏锐的任正非发现通讯行业未来的市场无限广阔,于是他转而将目光聚焦在程控交换机领域。

  1991年9月,华为租下了深圳宝安县蚝业村工业大厦三楼,开始研制程控交换机。最初公司员工仅有50余人,当时的华为公司既是生产车间、库房,又是厨房和卧室。十几张床挨着墙边排开,床不够用泡沫板上加床垫代替。所有人吃住都在里面,不管是领导还是员工,做得累了就睡一会儿,醒来再接着干。这也是创业公司所常见的景象,只不过后来华为成为了传统,被称为“床垫文化”,直到华为漂洋出海与国外公司直接竞争的时候,华为的员工在欧洲也会打地铺。

  运气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1991年12月,华为生产了3台交换机,但是也耗尽了所有的现金流,如果出现问题,那么公司就要直接破产,好在这笔生意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货款也马上就回来了,公司得以顺利运转。

  92年,华为的交换机批量进入市场,当年的产值就达到了1.2个亿,利润达到了千万以上,而当时华为只有100个员工。然而,好运气也不是永远都能保持下去的,就在这一年他们遭遇了华为创办以来的第一次危机。

  那时,他们研发的纵横式局用交换机“JK1000”项目失败,华为承受严重损失,甚至到了给员工打白条发工资的地步。重压之下,任正非却依旧坚持搞研发,将宝押在了新项目“C&C08”数字交换机上。

  面对如此大的压力,任正非站在5楼会议室的窗户边冷静的说:“这次研发如果失败了,我只有从楼上跳下去,你们还可以另谋出路。”

  任正非的“跳楼”决心,激起华为员工的斗志。1994年8月,“万门C&C08机”推出,横扫中国电信市场。这款产品一跃占据了中国市场份额的10%以上。

  1995年,华为销售额达到了15亿人民币,1996年成立了上海研发中心;随着公司的业务逐渐扩大,任正非发现,人员管理出现了问题,而恰在此时出现了我们之前看到的任正非说感谢美国公司的故事。

  1995年,华为斥资20亿引进了IBM的管理系统。一时间公司内一片哗然。花这么一大笔钱,请洋顾问值不值得呢?但任正非顶着压力,让IBM进驻华为。IBM顾问的工作态度非常强硬,比如在进行访谈期间,顾问们一律要求华为干部讲英语,而且有时提问相关问题时不让华为人过多地问“为什么”,只允许他们回答“是”或者“不是”。为了挖掘第一手资料,IBM顾问甚至将大部分时间花在每天加班到深夜的研发人员身上,并就加班问题的起源以及避免加班的种种可能性和可行性与他们展开讨论和征询。

  经过半个多月的访谈,洋顾问们在纷繁复杂的华为发展脉络中整理出了头绪和思路,通过逆向思维,对华为的管理现状做出了全面的剖析和诊断,并提出了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法。经过这一段洗礼之后,华为的管理水平和工作效率得到了质的提升。任正非后来庆幸地说:“这次请他们当老师请对了。华为就是要请这种敢骂我们、敢跟我们叫板的顾问来做项目。”试想一下,如果华为抱着小富即安的心理,华为绝不会成为如今世界瞩目的超级电子品牌。

  同样是依靠着IBM提供的先进的管理方案,华为开启了国际化的进程,2000年华为走出国门,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设立研发中心,2002年,海外市场的销售规模达到了5.52亿。

  虽然销售规模如此之大,但是任正非的生活却依然保持着简朴,近些年,我们经常可以从网络上看到网友的爆料,任正非出门只坐经济舱,和普通人一样挤在拥挤的机场摆渡车里的场景;即便在公司,任正非也和普通员工一样在华为食堂里排队打饭,然后端着盘子去吃饭。

  但是对待客户,任正非却一点都不小气。2000年,华为参加香港电信展,华为邀请了全世界50多个国家的2000名电信官员参加,2000多人往返全部是头等舱,住5星级酒店,还每人送一台笔记本电脑。这一次,华为就花掉了2亿港元。

  对待员工,任正非也大方,比如2012年华为赚了154亿元,而任正非却拿出了125亿元作为年终奖,使得华为员工的人均年终奖达到了8.33万。

  众所周知,任正非在华为内部提倡的是狼性文化。而这种狼性文化,和他在从小的生活环境与部队的经历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他认为,狼是企业学习的榜样,而华为的发展历史就是一部不断虎口夺食的历史,狼的耳朵灵敏,他能听到远处传来的细微声音,而任正非就是华为这头狼的耳朵,在他超乎常人的谋略和视野下,华为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的傲人业绩。但任正非却异乎寻常的低调,比如此前他从不接受媒体的采访,从不参加评选,颁奖活动和企业家峰会,甚至连华为的品牌宣传活动他都一律拒绝。

  对此,任正非的解释是其实这是个人性格问题,不愿意面对社会荣誉,所以就选择回避媒体。而这些,却被外界评价为华为的神秘。

  任正非的低调还体现在对家人的态度上。1992年,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毕业了,正值迷茫的她经历了银行实习生,出国被拒签的小小挫折后,最终选择加入了父亲的公司——华为。

  而任正非却让他的女儿隐藏“总裁之女”这个秘密。并且让她担任华为早年仅有的三个秘书之一,而她最重要的的工作是接电话。那时候,华为的总机只有一个,有着密密麻麻键盘的平板,足足有一张办公桌那么大,每当电话进来红红绿绿的信号灯就会不停闪烁。手忙脚乱的孟晚舟,不知道转错过多少电话。”

  任正非的低调还体现在他处理家庭的关系上。他有6个兄弟姊妹,但是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看到有关他们的任何报道,他和他的家人们都在选择低调面对公众。

  随着近期华为被不断的推向风口浪尖,这位老人也逐渐开始高调起来,去年底他就接受了央视董卿的采访,而今年的5月21日,他又一次会见了央视的记者。相信随着任正非越来越多的露面,公众对于华为的疑虑也会随之消失。坚韧,开放,豁达,却不失低调的任正非已然成为整个中国企业家学习的榜样。那么,我们就用他会见记者的一句话来结束今天的节目吧,他说华为的理想仍然是“站到世界的顶尖去,我们和美国有冲突,但最终还是要一起为人类作贡献。”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白小姐中特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